IBC中国小说网>修真仙侠>废后 > 拿来吧你
    11.

    “五哥!你们这是?”

    遇刺那日,萧炎率领几个暗卫好手于远处埋伏合围,一箭将挟持人质的贼人射杀后,又追击漏网逃窜的杀手而去。今日他刚将人绑了想要赶回山上同岩枭会和,便远远瞧见自己五哥慎之又慎得抱着个清瘦的人影缓步走在山路上,身后还紧跟着一队护卫和车马。

    杀手狡诈,当时为防打草惊蛇,他埋伏之处距岩枭的马车甚远,因而并未听清众人的对话,只凭目力和百步穿杨的箭术解决了危机便立刻追击其他逃亡的杀手而去,如今一看,此人能令他五哥如此谨慎对待,难道是什么身份要紧之人?

    萧炎边思索边大步向前,待瞧清黑色兜帽映衬下愈发清绝的一张脸,一时惊得未反应过来。

    居然是他!

    岩枭见萧炎赶至,与他略点了下头便眼神示意身旁心腹与萧炎讲清这前后缘由与怀中人身份。

    萧炎听罢回神,立刻接道,“都怪我,那贼人警惕心太强,一直在变换站立的角度,令我花了些时间才瞄准他的要害。若我能早一些将那贼人射杀,便不会连累澹台公子受伤了,如此说来,我也有责任!

    此处山路崎岖,距离官道还有不短距离,这后半程便由我来吧,五哥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萧炎是个直爽性子,说罢便朝着岩枭伸开手,要接过澹台烬来。

    “七弟这是哪里的话,若非有你在暗处埋伏接应,我与澹台公子在当时情景下可真不知如何是好了,只是,这……还要看澹台公子的意愿……”

    而澹台烬听罢萧炎的话只觉如蒙大赦,迫不及待便朝岩枭眨了眨眼,表示同意,却见岩枭似乎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依旧将自己稳稳抱着,不由急切得从厚实的披风里伸出条细弱手臂,朝向萧炎。

    萧炎顺势便将澹台烬从岩枭怀里轻轻接入了自己怀中。

    待觉察到怀里真实的触感和近在咫尺的悠然清香,向来神经大条的萧炎才后知后觉的些许羞赧,他不敢多与怀中人对视,只抱着对方的动作更加轻柔,行走间也是小心翼翼到略显僵硬。他亦不敢再与旁人搭话,生怕说话时的胸腔震动都会惊扰到怀中看起来苍白易碎的人。

    12.

    岩枭两手空空,只得将自己略有些僵硬的手腕拢回袖中,与随从一起护卫在澹台烬二人身后,背手而行。

    看着萧炎美人在怀,如履如临的背影,岩枭温润的眼神逐渐变得幽深。

    镇北王一家常年驻守北地,他们身为皇子,与澹台烬也只在年节宫宴上有过几面之缘。

    只是澹台烬每每入宫,他那个将军大哥便会像母鸡护小鸡仔儿似的,如影随形得跟在他身旁。即便不断有人被澹台烬的容貌风姿吸引,意欲上前搭话,也不得不因他身后澹台明朗的一身杀伐之气敬而远之。

    若非如此,恐怕镇北王府的门槛早就被求亲的王孙贵女们踏破了。

    也就只有每年元宵的灵均诗会上,他那个只爱舞刀弄枪的大哥才会兴致索然得坐去远处,遥遥关注着这边的动静,而其他人也才有机会与澹台烬以文会友,酬和应答。

    澹台烬文如其人,清雅隽永,风流酝藉,向来只有他能与澹台烬对到终局,这么说来澹台烬也自当与他更亲厚些,怎么这次反而会选萧炎这个从来插不上话只能与澹台明朗一同坐在旁桌的草包?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